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时言平

所有的颠沛流离,终将由大江流入大海……

 
 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■■时言平,原名张勇,客家人,重庆某报媒体评论员。本博时评皆系博主原创,媒体转载和约稿烦请循以下方式联系 邮箱:mediamail#yeah.net shiyanping86@gmail.com MSN: msn.jx#msn.com, QQ:252533123

网易考拉推荐

东平“自杀母亲”会不会成为下一个唐慧   

2014-07-14 23:45:00|  分类: 时事评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东平“自杀母亲”会不会成为下一个唐慧
文/时言平
  山东东平初中女生疑造社会青年性侵事件,还在迷雾中持续发酵。昨日,疑似遭性侵女生焦某的母亲,喝下农药自杀,险些酿成新的悲剧,所幸抢救及时,目前已脱离危险。(7月14日 新华网)
  愤而服下农药轻生的母亲,该是蒙受了多大的屈辱,身处怎样的绝境呀。否则,决计不会想到以如此残酷的方式,来寻求解脱。从媒体投射的信息来看,焦母轻生的原因,大概有两个:一是女儿出事后,精神遭受重创;二是真相扑朔迷离,迟迟得不到诉求的公正。
   事态升级到今天这个模样,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想象。原以为,东平事件,只是几名地痞流氓诱骗懵懂的女初中生,在空心化的村镇制造的罪孽,以及治安不力埋下 的隐患。哪想到,遮蔽真相的迷雾会如此深厚,疑团重重,人们不免猜测:这背后是否有着更隐蔽而强势的力量介入其中,阻碍真相浮出水面,阻扰正义的抵达。
   地痞糟蹋女初中生的“公开的秘密”曝光后,在公安部的督导下,当地警方迅速发布了调查结果。不过,结果引发了舆论的广泛质疑:是否属于强奸?警方缘何不 立案?是否篡改笔录?是否“打招呼”?新华社记者的“四问”,受害者及家人在微博的呐喊,都在诉求更加明朗且可信的真相。可是至今,真相未明,以至于疑似 受性情女生的母亲,绝望到以服药自杀的方式,来诉求公正。
  “东平少女”之母以死倒逼真相的境遇,很容易让人想到另一名母亲——唐慧。她的女儿 被诱拐卖淫,为了寻求真相诉诸公平,走上了坎坷的上访之路,维权过程中还被滥用的权力劳教过。其中蒙受的委屈和遭遇的阻力,大抵与“东平少女”之母如今的 境遇,很相像。所不同的是,唐慧选择了死磕的坚决,而焦母则选择了轻生的悲烈。
  “我以前犯了错误妈妈能包容,可是他们犯的罪呢?”这是疑似被 性侵的女生的泣问。而其母亲在自杀前,也表示,曾表示,如得不到公平结果,“宁愿和孩子一起死”。萦绕性情事件的重重迷雾,带给女生及其母亲的,是无尽的 痛苦和深沉的绝望。如今,焦母服毒自杀,生命的代价能否倒逼出真相呢?面对一名在屈辱中绝望的母亲,面对这样的人间悲剧,法律又岂可继续袖手旁观,让真相 继续沉睡。我们不希望焦母成为下一个唐慧,在寻求真相和公正的道路上,遭遇更多的伤害和屈辱。
  彻查真相,拿出有说服力的证据,萦绕在东平性侵 事件之上的疑云,才能够被彻底驱散。无论结果是怎样,应该以事实来还原事件的真相,不能让正义在道路上迷失。有真相的结果,才是公正的结果。而任何企图息 事宁人的隐瞒遮蔽,甚至是姑息包庇,都可能让事件陷入恶化的境地。这也就意味着,众目睽睽之下,东平事件已然成为一块砥砺法治的试金石。相关部门能否依法 调查、依法办案,决定着事件的真相能否冲破迷雾,决定着公众诉求的正义能否顺利抵达。甚至,更意味着法律能否取信于民,强权作梗的嫌疑能否被洗清。
   面对母亲自杀的悲剧,也有不少异样的声音在质疑,诛心地揣测焦母是在效仿唐慧的维权模式。这样的质疑,是恶毒且毫无人性的。唐慧模式是什么模式?暂时不 计较,但我们最真切的感知却是:这两位母亲都因为孩子受到伤害而蒙受屈辱,这两位母亲都在诉求真相和公正的路上遭遇二度伤害。一个文明与法治的社会,没有 理由让孩子受到伤害,更没有理由让母亲为了寻求一个说法,倒逼出真相,而被粗暴地剥夺自由,而绝望轻生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2690)| 评论(5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